首頁>檢索頁>當前

媽媽把愛刻進了我家遺傳基因

發布時間:2019-10-17 作者:安俊芷 來源:中國教育報

媽媽,無疑是每個家庭家風的營造者、創建者、傳承者。我媽媽對我家家風的營造,可以寫一本厚厚的書!而她自己就是一本在無意間用生命寫下的無字書。這本書在我的人生中如影隨形,讓我受用終身。

媽媽出生于民國時期一個做古董生意的封建家庭,家里不讓女孩子進學堂,她只在自家前院的私塾里借讀了3年,小小年紀便開始協助姥姥掌管料理家族事務。17歲,媽媽便嫁入長滿綠樹鮮花的教堂安家大院,和我爸爸共同養育了我們7姐弟。

媽媽的愛潤物無聲

媽媽的一生勤勞智慧。嫁入教堂安家大院后,她侍奉公婆生兒育女;在兵荒馬亂的年代,她陪著爺爺上法庭抗辯侵吞教會財產的誣告,打贏了官司;她陪奶奶與常常闖入家里的日本鬼子周旋,保住教堂大院的平安:她也曾憑借天賦自辦企業,創造財富,供養家庭。解放后直到“文革”前,股息一直是父母供養我們7姐弟生活讀書的經濟來源之一。

我是生在新中國、長在紅旗下的“50后”。在我的記憶里,媽媽白天工作干活,晚上還是工作干活,夜以繼日,一刻不停。她從沒有比我們早睡、比我們晚起的時候。

在艱難的3年困難時期,媽媽想盡一切辦法,就是去城外挖野菜、熬菜粥、蒸菜團子,也要讓我們填飽肚子。最困難的時候,我家除大姐隨中科院治沙隊赴大西北工作外,二姐讀大學,三姐四姐念高中初中,五姐弟弟和我念小學。媽媽遺憾自己沒有進大學堂的機會,曾發狠地說:“我的孩子只要上學,考到哪我供到哪!”為此,她曾悄悄賣過血……

媽媽很苦,但她很快樂!因為她心中有愛。她雖然學歷不高,但是文史知識豐厚,多是兒時隨家人聽書看戲獲取的。我小時候,從《蕭何月下追韓信》《穆桂英掛帥》《黛玉葬花》《秦香蓮》《雷雨》等故事中,學到許多愛恨情仇人生哲理,都是媽媽一邊干活兒一邊講給我們聽,或在媽媽干活兒時一起從廣播中聽到的。每天上學前,媽媽和我們道別的一句話準是“聽老師話啊”。

每個周日,都是媽媽“大洗”的日子。那時可沒洗衣機,全靠媽媽的一雙手。這么多孩子,沒有可能有第二套換洗的外衣,都是脫下衣服洗好,在火籠上烘干,周一保證個個孩子干凈整齊上學去。7個孩子全部品學兼優,都是第一批入少先隊,個個是中隊長、大隊長?!拔母铩鼻?,家里墻上掛著山水鏡框,“文革”批判“封資修”后,鏡框里滿是我們給媽媽掙回來的各種先進、優秀獎狀。媽媽看著她的這群花兒一樣的孩子,一定是辛苦并快樂著。

媽媽的愛有一分俠義

教堂安家大院里前后兩進外加各自西跨院,生活著堂表兄弟姐妹一大群。我們一起捉迷藏,一起玩“開酒鋪”游戲,一起制造土炮,一起搭臺“唱大戲”……堂表兄弟姐妹們很喜愛和信任他們的大媽或大舅媽。媽媽就像他們的良師益友,甚至是精神教父。

因為政治原因,大表哥是姑姑7個月的遺腹子,所以媽媽對大表哥有種莫名的偏愛。姑姑是醫務工作者,“四清”運動時被派去上山種樹,唯一的兒子就在我們家吃飯了。中午放學回家,我們都吃稀湯熱湯面,包括最小的弟弟,唯有大表哥單加一個火燒,要2兩糧票6分錢哪!媽媽說大表哥是獨生子,他媽媽又不在家,比我們要嬌貴著些。

二叔家帥氣的堂兄談戀愛不順利,找媽媽傾訴,有報復失戀情人的沖動。媽媽一邊在廚房馬不停蹄地干活兒,一邊和堂兄聊天,化解他的郁悶,引導堂兄擺脫負面情緒,鼓勵他積極地工作生活。

三叔家心靈手巧的二哥和媽媽最好,在陜西插隊回家探親時,幾乎每天都到后院和干著活兒的媽媽聊天。那時吃糧要憑糧票供給,分粗糧、細糧,按量供應。家家糧食都緊缺,特別是細糧??墒侵灰缁鼐┨接H,媽媽肯定要買10公斤白面給三嬸送過去,因為三叔家男孩多呀。

記得隔壁院里,住著一個從農村鄉下進京的杜大嬸,丈夫是北郊木材廠的木工師傅,他們有6個孩子,生活極其艱難。每逢揭不開鍋時,杜大嬸總會找我媽媽借糧票、借錢,媽媽回回有求必應。趕上自己手頭不寬裕,媽媽就出去找人借貸再轉借給她,決不讓她空手而回。我媽媽說:“人家張一次嘴不容易,一定是有了十分的難處,不能拒絕?!眿寢屵€把西跨院的房子無償提供給杜大嬸,讓她在里面紡線掙錢,補貼家用。

“文革”中,西跨院住進了一戶勾姓人家。他家是落實政策從農村返回北京的。最小的孩子勾玉杰應該上學卻沒有學校收留。我媽媽看他們人生地不熟的,不忍心看孩子失學,便領著孩子找到附近學校的領導,硬是把孩子學籍問題解決了。

媽媽的愛須臾不曾離開我們

我們的爸爸民國生人,牧師的長子,協和醫院舊職員,戴副黑邊圓框眼鏡,沒有胡適大師的才氣,倒有些許胡適大師的民國范兒。爸爸只管外面的工作,媽媽一生的勤勞智慧、媽媽的大愛,贏得爸爸發自心底的尊重。爸爸一生對媽媽的第二人稱,永遠是“您”。

從先天遺傳到后天影響,媽媽似乎已經把愛刻進了我家的遺傳基因。

3年困難時期,大姐從遙遠的大西北拉回整車救命的土豆,給弟弟妹妹們寄回八開本的畫冊《金斧子銀斧子》《小羊和狼》。二姐長期生活在布拉格,她上班的路上有個盲人乞丐,最熟悉二姐的腳步聲,因為二姐每天路過時一定向他布施。三姐由于醫療事故失去了生命,而她最后一次看望媽媽,是因為有喜高高興興地回家告訴媽媽,還在自己家拌好餛飩餡,回家給媽媽爸爸包了頓餛飩……

下面的老四、老五、老六、老七年齡各差一歲,我們從小勾肩搭背黏在一起,至今均已年過花甲,精神情感依舊息息相通,生活上互相惦念,精神上互相鼓勵,似乎須臾沒有分開過。

最令媽媽欣喜的應該是,她的孩子們無論當教授、翻譯、會計師、工程師、研究員、記者、技術工人或是干部,都是正直本分的勞動者;她的孩子們除了愛自己、愛家人,還愛著更多的人;他們無論生活在世界的哪個角落,都像愛母親一樣,永遠愛著自己的祖國。(作者系中國教育報退休記者)

《中國教育報》2019年10月17日第9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0

相關閱讀

最新發布
熱門標簽
點擊排行
熱點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19 www.calientecubancaf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

怒江| 天水| 泉州| 株洲| 呼伦贝尔| 鄂尔多斯| 曲靖| 双鸭山| 项城| 海宁| 宁德| 淄博| 大庆| 昌吉| 来宾| 鹤壁| 通化| 顺德| 宁波| 商丘| 鹰潭| 汝州| 扬州| 梧州| 安庆| 章丘| 铜川| 绍兴| 清远| 三河| 白城| 天长| 丽水| 葫芦岛| 阿勒泰| 阳江| 龙岩| 亳州| 四川成都| 包头| 四平| 新疆乌鲁木齐| 莒县| 白沙| 通化| 南通| 包头| 丽江| 张家口| 漯河| 温岭| 泗洪| 广汉| 海南海口| 吐鲁番| 邹平| 临猗| 巴音郭楞| 改则| 肇庆| 基隆| 邹城| 泉州| 忻州| 三沙| 定州| 厦门| 阳泉| 安徽合肥| 攀枝花| 诸城| 垦利| 晋中| 永州| 金昌| 云浮| 深圳| 玉树| 明港| 正定| 永康| 醴陵| 广汉| 永新| 资阳| 建湖| 甘孜| 桐城| 安徽合肥| 石狮| 乌海| 株洲| 泸州| 诸暨| 台北| 黔南| 兴安盟| 杞县| 淮北| 襄阳| 大庆| 鹤岗| 顺德| 广州| 济南| 新余| 抚顺| 兴安盟| 台湾台湾| 金华| 延边| 清徐| 青州| 山南| 金坛| 镇江| 平凉| 遵义| 荣成| 溧阳| 怒江| 泰州| 绥化| 驻马店| 南平| 湖州| 日喀则| 莆田| 巴中| 定安| 塔城| 基隆| 深圳| 大兴安岭| 丽水| 吉安| 五指山| 台南| 郴州| 任丘| 东方| 红河| 吉林长春| 湘西| 楚雄| 东阳| 镇江| 张家界| 宜春| 渭南| 甘南| 阿勒泰| 赣州| 赤峰| 金华| 云浮| 普洱| 芜湖| 铜仁| 哈密| 临汾| 枣庄| 平凉| 安徽合肥| 章丘| 泰兴| 高密| 厦门| 运城| 唐山| 台南| 基隆| 玉树| 桐乡| 邹城| 桂林| 保定| 乐清| 果洛| 荆州| 顺德| 诸暨| 灵宝| 天长| 吉安| 崇左| 白城| 潮州| 高雄| 大同| 和县| 包头| 乐清| 郴州| 衡水| 河北石家庄| 湖州| 琼海| 济源| 惠东| 荆州| 伊犁| 亳州| 玉环| 恩施| 石狮| 朝阳| 河池| 阿坝| 海东| 潍坊| 溧阳| 高密| 珠海| 绍兴| 长治| 株洲| 长垣| 象山| 海西| 图木舒克| 哈密| 莱芜| 宣城| 亳州| 潍坊| 张家口| 神农架| 临海| 梅州| 白银| 眉山| 高雄| 忻州| 定州| 佳木斯| 五指山| 诸城| 牡丹江| 台北| 牡丹江| 克拉玛依| 滨州| 包头| 扬中| 宝应县| 眉山| 保亭| 许昌| 桐城| 南京| 玉树| 遵义| 四川成都| 株洲| 台州| 兴安盟| 白城| 六盘水| 阿里| 台南| 厦门| 黔南| 张掖| 安顺| 嘉兴| 襄阳| 安岳| 张北| 海宁| 漳州| 湛江| 武威| 宝鸡| 保山| 玉溪| 商洛| 海东| 寿光| 广饶| 渭南| 酒泉| 邯郸| 临沂| 河源| 玉溪| 苍南| 威海| 东方| 晋中| 清远| 阿里| 仁寿| 龙口| 文昌| 扬州| 六安| 邳州| 燕郊| 天门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