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檢索頁>當前

父親離世后,我不再吃面條

發布時間:2019-08-15 作者:李蕓 來源:中國教育報

淚目中寫下這行題目,心情良久難以平復。

每當看到面條,我就會想到父親,就仿佛看到父親在理發店里狼吞虎咽地吃著面條,邊吃邊點頭說“好吃好吃”的情景。

每次提起父親,我就充滿了愧疚,在心中泣不成聲:“爸,您還沒花過我掙的一分錢,怎么就走了呢?您說等我大學畢業就退休,怎么能食言呢?”

父親是個鄉村理發師,二十幾平方米的店,一套帶鏡子的理發專用椅,簡單的理發工具,兩個單凳加三條長的木頭連椅倚墻而放,在當時當地就是全鎮最大、最專業的理發店,十里八村的村民都愿意來找父親理發。

父親的理發店是鎮上最忙的店,日出開門,天黑關門,人來人往、絡繹不絕。父親來不及回家吃飯,母親就去送飯。常常是父親拿起筷子剛準備吃飯,就來了要理發的鄉親,父親二話不說就放下筷子、拿起剪子,理完一個,又來一個,午飯往往不知道拖到幾點才吃得上。有時明明肚子餓得咕咕叫,父親嘴上還說“不餓不餓”。他常說:“大家是趁中午太熱,沒辦法下地干活才來理發,我在這里吃飯耽誤了大家的時間,那怎么行?”于是父親經常錯過午飯,疲勞不堪。

父親的理發店收費是最便宜的,無論是原來的村集體所有還是后來的個人私有,他收的一直是鎮上的最低價。他常說:“老百姓掙錢不容易,我少收5分錢,這家人可能中午就可以加個菜?!笨墒且驗楸阋?,店里的顧客就更多,他就更累。母親關心地勸他:“年齡逐漸大了,開門晚點兒,關門早點兒,中午也按時吃飯吧!”可是父親嘴上答應著,做起來還是老樣子,晚上還定時上門去給腿腳不靈便的獨居老人理發。

父親的理發店是個熱鬧的歇腳點。村民們下地干活回來累了,路人趕集渴了,常會到這里歇歇腳、聊聊天、喝點兒水,冬天還會有人在這里擺上棋盤殺上一局,有人興致來了還會唱上一段京劇……也有的人來歇腳就順便理了發。父親常說“人多熱鬧,和氣生財”,從不嫌人多人鬧,一邊理發一邊和大家打著招呼,說笑著給人理發。

父親的理發店還是鄉親們的雜物存放點。墻角總有鄉親們趕集時臨時寄放而沒有及時取走的物品,鐵锨、鋤頭、鐮刀、筐子,甚至還有放蔫兒了的青菜……顯得屋里既不專業又不整潔。常有人勸父親:“老李啊,你以后別讓他們在這里放東西啦,太亂了,這些沒人要的就處理了吧!”父親卻說:“不礙事不礙事,與人方便,與己方便,想放就放吧,啥時候想起來就拿回去啦?!?/P>

父親就是這樣心地善良、無私無我,就是如此有求必應、樂于助人,為了家人、為了他人,經年累月透支著身體、透支著精力,快樂著別人、忽略著自己。母親幫不上什么忙,就給父親做他喜歡吃的面條。好吃的熗鍋面、打鹵面,涼面……等到父親吃的時候,往往都坨成了面疙瘩,母親仍是變著花樣地做:“興許哪一次,中午正好店里沒人,你爸爸不就能吃上好吃的面條了嗎?”有時,母親也想給父親換換別的午飯,可父親總說:“吃面條挺好,能當飯、能喝湯,還吃得快?!?/P>

隨著年齡的增長,父親一天十幾個小時站下來,常感體力不支,腰疼腿疼。我上大學后,回家時也常勸父親注意身體,多休息,他就說:“等你大學畢業,我就不理發了,回去看著我們的蘋果園,養老?!蔽倚念^一緊:爸爸這樣辛勞,是在給我掙學費??!“等我工作了,掙錢養您??!”可是沒等我大學畢業,父親卻因病突然離世,讓我措手不及,孝敬不及,報答不及!那一年,我23歲,父親才49歲!

23年相處,父親的一言一行早已烙進我的心里。于我,面條已經不是面條,而是父親降低己欲、為人著想的符號。樸實的父親,從未說過我們的家風家訓是什么,可他善良、無私、利他的品質,卻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滲入我的骨髓,流淌在我的血液中。

現在,我是學校兼職心理咨詢師、家庭教育指導師、淄博市家庭教育講師團成員、山東省家庭教育志愿者,經常在工作之余去學校、社區向家長和班主任傳播家庭教育的理念與方法,喚醒家長,支持老師。助人,已經成為我的自覺。

父親離世后,我不再吃面條,以此向九泉之下的父親致歉;父親離世后,我行走在公益路上,以此向九泉之下的父親致敬。

(作者單位: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和平小區小學)

《中國教育報》2019年08月15日第4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0

相關閱讀

最新發布
熱門標簽
點擊排行
熱點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19 www.calientecubancaf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

湖北武汉| 乐平| 泰州| 武安| 陇南| 迪庆| 鹤岗| 广安| 南安| 东方| 漳州| 绥化| 陕西西安| 青海西宁| 寿光| 马鞍山| 郴州| 乌兰察布| 蓬莱| 灌云| 天水| 海北| 延安| 大兴安岭| 和县| 红河| 龙口| 金昌| 盘锦| 姜堰| 齐齐哈尔| 张掖| 嘉峪关| 资阳| 黑龙江哈尔滨| 株洲| 唐山| 渭南| 白山| 昆山| 沧州| 贵港| 黄石| 大理| 潜江| 丹阳| 鹤岗| 陵水| 永州| 海丰| 中卫| 屯昌| 崇左| 莱州| 海宁| 德清| 滕州| 朝阳| 龙口| 荆州| 河南郑州| 防城港| 遵义| 潮州| 鄢陵| 永州| 乐山| 自贡| 临汾| 遵义| 唐山| 黄冈| 广元| 馆陶| 和田| 舟山| 博尔塔拉| 荣成| 大庆| 恩施| 黑河| 启东| 杞县| 澳门澳门| 四平| 海拉尔| 枣庄| 泰安| 西双版纳| 安阳| 日照| 信阳| 镇江| 包头| 清远| 甘南| 青海西宁| 白银| 东方| 琼海| 澳门澳门| 日土| 鸡西| 海拉尔| 葫芦岛| 吉林| 凉山| 运城| 保山| 安岳| 仁怀| 淮安| 滕州| 河源| 齐齐哈尔| 林芝| 咸阳| 萍乡| 德阳| 嘉峪关| 济宁| 定西| 邳州| 新泰| 绵阳| 宜宾| 燕郊| 承德| 鹤岗| 昆山| 澄迈| 渭南| 三沙| 衡阳| 洛阳| 莒县| 黔南| 玉林| 宜昌| 芜湖| 蚌埠| 百色| 朔州| 霍邱| 常州| 来宾| 绵阳| 阜阳| 中卫| 阜阳| 泰安| 忻州| 辽阳| 吉安| 儋州| 湘西| 鄂州| 泰兴| 云浮| 酒泉| 通化| 巴彦淖尔市| 博罗| 嘉峪关| 乐平| 漳州| 株洲| 晋江| 莒县| 东海| 淄博| 齐齐哈尔| 邵阳| 新余| 西藏拉萨| 邳州| 漳州| 湖南长沙| 滨州| 武威| 苍南| 怀化| 本溪| 六盘水| 岳阳| 衡水| 金坛| 张家口| 淮北| 南京| 三河| 丹阳| 盐城| 衢州| 安庆| 通辽| 昌都| 广汉| 瑞安| 南阳| 燕郊| 石河子| 甘孜| 海安| 余姚| 崇左| 邢台| 广安| 崇左| 莱芜| 承德| 浙江杭州| 陇南| 克拉玛依| 株洲| 绵阳| 巴音郭楞| 泸州| 九江| 吐鲁番| 衡阳| 洛阳| 任丘| 临汾| 锦州| 灵宝| 荣成| 建湖| 大丰| 黄山| 西双版纳| 五指山| 株洲| 南京| 招远| 临海| 佳木斯| 苍南| 海安| 亳州| 达州| 泸州| 自贡| 任丘| 昌吉| 驻马店| 芜湖| 张家口| 靖江| 泗阳| 扬中| 曹县| 儋州| 黔南| 包头| 长垣| 烟台| 广西南宁| 万宁| 新泰| 台州| 那曲| 山南| 咸阳| 兴安盟| 三亚| 瓦房店| 资阳| 安阳| 徐州| 玉林| 贺州| 汉中| 鹰潭| 铜仁| 高密| 海丰| 屯昌| 仁寿| 兴安盟| 台湾台湾| 宿州| 盘锦| 绵阳| 济南| 永康| 南平| 呼伦贝尔| 兴安盟| 鄢陵| 安顺| 克孜勒苏| 临汾| 白沙| 山南| 东莞| 临汾| 大庆| 燕郊| 儋州|